万古剑宗第一百章一剑问天功败垂成2网络

2020/09/28

万古剑宗 第一百章 一剑问天,功败垂成?2

(睡了快一天,起来吃吃东西看看比赛,奈何又是手残,本想凑一起发,先发这章吧,等晚点还有。)

…………

最初成为了部分骨干。现实上茫茫剑气,如江似海,翻天覆地,朝着林祜和李元白倾泻而来。

一时之间,两人耳边,尽是呼啸剑鸣,两人眼前,只有那泼天剑芒!

这天人剑修的一剑,带来的毁天灭地的庞大压力,让两人险些窒息,动也动弹不得!

“找死!”

“逆贼敢尔!”

李四爷、邹讽、孟元晦三人完全没有料到!

在以一对三,稍有差池就落个身死道消,如此恶劣的局面之下,这鬼面剑修竟然突然舍了他们三人,完全不顾露出破绽,决然转身,向着林祜和李元白两个小辈一剑!

这是给三人的最好机会!只要此时出手,一招就可决胜负,这鬼面剑修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但是那之后,这一剑之下的林祜和李元白却是必死无疑!

鬼面剑修使出了这一剑,似乎已经打定主意,哪怕豁出性命,也要先杀死林祜和李元白。

然而,他能豁出他的性命,但是李四爷、邹讽、孟元晦却断然没法豁出林祜和李元白的性命。

这两人,对他们三人,便是一族之未来,便是一道之传承!

就算豁出自己的性命,他们也不能让两人有事!

三人一瞬间,没有丝毫犹豫就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他们直接放弃拿下鬼面剑修的机会,使出全身解数,直朝林祜和李元白而去,要帮其挡下这一剑!

最快的是邹讽的两道阴阳儒气,与空中相缠凝结为阴阳鱼图,越过了鬼面剑修,直接竖立挡在了林祜与李元白身前!

但是仅仅是一瞬,邹讽仓促发出的气劲,就被鬼面剑修的磅礴剑气吞没,散于天地间。

然而这却为孟元晦争取了宝贵的一瞬!

孟元晦心念动,大义成!

一道浩然之气,挟着天地之威,从天而降,厚重如山岳压顶,当头就朝着鬼面剑修而去。

鬼面剑修身形一滞,终于慢了下来。

李四爷抓住机会,身形迅猛如电,后发而先至,已经冲到了林祜和李元白身侧!

李四爷毫无停滞,张开巨大的右臂,李元白直接被他夹在右臂之下,瞬间就是斜向十数丈外,远离了鬼面剑修的剑光!

可是,林祜,却仍就留在原地!

只听嘭地一声,鬼面剑修身上的天地禁制破碎!

蓝色巨剑,再次一往无前!

一切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

邹讽与孟元晦同为天人,两人的身法速度却赶不上剑修与墨修,如今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四爷救走了李元白,将林祜独留险地!

而林祜本人,此刻似乎已经吓傻,出神地望着鬼面剑修,完全没有躲避反击的意思……

可是即使他全神贯注,面对这天人剑主的暴虐一剑,又如何躲避如何反击?

这吞没天将在服装加工量回升中获益的服装辅料公司。地的剑气,似乎连时间都一并斩断,将生死一瞬,凝结为永恒……

林祜心中,复杂难以名状。

有对死到临头的恐惧,有对这至强一剑的惊愕,更多的却是迷茫不解

他刚才第一时间就认出来这一把剑,这一把蜀山万剑图录中的名剑……

他自然知道了这位天人剑主的身份……

他自然也知道他有杀自己的理由……

但是他心中,从来没想过他会真的对自己出手……

“屈师叔……”林祜喃喃吐出了这三字。

剑芒已然几近临体,没人能再来救他,那凛冽的剑气已经让林祜身上渗出了无数细密血线。

一瞬间,林祜双眼重又清明――

“纵然你是六境天人,纵然你是蜀山剑客汨罗剑主屈仇,也不能令我林祜束手就戮!”

林祜心中一声怒吼,丹田之内的两枚道种剧烈颤动,大自在剑气、浩然之气瞬间炸裂开来,混为一团,而那眉心之处也有一物跃跃而出,似在遥相呼应……

面对这无可阻挡的蓝色巨剑和泼天剑气,林祜抬起右臂,并指向前,也出了一剑……

这身前三尺,是我辈剑修之地。

这身前三尺,我即为我主,我即决我之命!

你敢向我出剑,我就还你一剑!

虽是螳臂当车,虽是蚍蜉撼树,我辈剑修,只有剑败之后,身方可死!

林祜身子挺得笔直,双眸中再没有恐惧迷茫,只有刺透一切的剑光……

鬼面剑修已然来到身前!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之中,现出了林祜的双眸……

“不!”

邹讽、孟元晦双目尽赤,眼睁睁看着林祜被那摧枯拉朽的剑芒吞没,整个人缩成一团,被击飞到了半空之中,而后如同一个破布袋一般,飞向了十数丈外,而后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连滚数圈,倒在了一片碎石尘埃之中……

而那鬼面剑修,这一剑之后,前冲之势不改,越过林祜继续向前,飞身往远方而去!

“快追!”只听得李四爷一声吼,一千府兵,守候在外的三位开识高手,尽皆追了过去。只有他一人,仍然守在李元白身侧,不敢有片刻松懈。

“林兄弟!”李元白惊呼一声,就要上前,却被自己四爷爷一把拉住,不得动弹。

“徒弟!”

邹讽与孟元晦两人疯了一般奔向林祜。

这方天地,似乎也感受到了两位天人心中的悲恸愤怒,一时之间竟然乌云罩日,雷鸣滚滚!

“哎呦!”

只听得那废墟之中,传来一声痛呼。

便见林祜伸出一只手,扒开了压在身上的碎石,坐起身来,脸上手上尽是灰尘,呲牙咧嘴,狼狈不堪。

“嗯?”

邹讽、孟元晦来到近前,一把将林祜拉起,惊喜失声,“徒弟,你没事?”

“没、没事!”林祜吸了口气,只觉得痛的一阵肝颤,“就是皮外伤,浑身疼……”

“万幸万幸!真是三祖保佑,邹家先祖护持!”

邹讽已经完全没了所谓大儒之风姿仪态,心中之庆幸不已,嘴上喃喃,扣住林祜,细细检查。

而孟元晦,看到林祜没事,面色终于稍霁,先看了看已经没有了踪影的鬼面剑修,又看向了十数丈的李府四爷,双眼怒视,脸色铁青。

李四爷自然知道他眼神里的是什么意思,冷冷与之对视,一字一句道:“我只有把握完全护住一个。其他人生死,与我不干!”

郴州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孩子不爱吃饭怎么调理
青岛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