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菲都在叽叽喳喳的讲她在异地的见闻网络

2020/09/28

一路上,乔菲都在叽叽喳喳的讲她在异地的见闻。讲到笑点高的地方,林灵还没笑起来,她到先笑得岔了气。 看着身旁女孩明艳的笑靥,语笑嫣然,她深深地羡慕着她的乐观开朗,转过头轻轻地笑了。刚才的郁闷不快一下消失不见,轻轻地吁了口气。 有你,真好。 林灵轻轻地说了一句。 乔菲的兴致很高, 怎么着,跟我真情告白呀! 转头看她, 要不,我把这句话传给我哥? 你这家伙,怎么又把我跟你哥扯到一块啦。 林灵略为无奈。 你们很相配啊,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行了,你们研究院到来有哪些合作项目? 林灵赶紧扯开话题。 说到,乔菲的注意力果然被扯了过去,喋喋不休的数落研究的无趣

后来,江城进入了雨季,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大雨,出去写生很麻烦,所以林灵一连几天都呆家里,乔菲则忙着她的研究,也没联系。只好闷在家里欣赏名人画作,不过,也确实有点无聊。瞅着雨下小了,便想出去走走看看。 撑着小伞,林灵身着一袭绿色连衣裙,与周围的景物倒也相映成趣,仿佛绿精灵一般,那么空灵,美好。 易烯迦看到的情景就是这样,站在一旁微微笑着。 待她的视线与他对着,不觉然愣了,他走近,低声询问道, 还记得我吗? 他的声音如山涧泉水,清冽悦耳,煞是好听。 他的声音令她沉迷,一忘了反应。 易烯迦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微微一笑。 她羞赧的低了低头,敛下眸色,抬头后早已神色自然,不复刚才窘迫。 他也不再逗趣她,免得使她恼羞成怒,那他可就得不偿失。 你的声音很好听。 林灵淡淡的称赞。 嗯,谢谢。 他神色自若回答。 林灵看着他清俊的面容,记起他就是那天借她油的人,易烯迦。 身旁男子身上好闻的味道传了过来,林灵意识到他们的距离太近了,遂不着声色的后退了一两步,吃不准他来的意图,就这样平静的看着他。 易烯迦像是没注意到她的动作,依旧神情温柔,轻声询问, 你现在有空吗? 林灵想了想,点头。 那么,请我吃饭吧,你还欠我一顿饭。 走吧。 哦~好! 吧。 林灵带他去了一家环境比较清幽的店,这家的味道还不错。 易烯迦身着亚麻色休闲服装,看起来儒雅温和,丰神俊朗,林灵穿着裙子,秀雅端庄。在外人眼里,俊男美女,看起来非常般配。 服务员前去引路,理所应当带到了情侣座,林灵略有些尴尬,本想换座。却被易烯迦按捺住了, 别去麻烦别人了,坐哪儿不是坐。 未果,林灵只好随他入座。 席间,易烯迦开了一个话题,使等菜过程中不至于尴尬,后来,聊到绘画 下周京城华凌的画展。 林灵一脸向往,被易烯迦瞧见, 你有兴趣? 她点点头,听说过那个画展,不过,不是不售票的吗?只对画坛上的内行人展开。 像是知道她的疑惑。 他从容解释道, 那个画展是我二叔办的,我带你去? 林灵很是高兴, 嗯,谢谢你。 来点物质性的感谢,要不,再请我一顿饭吧!去哪儿由我定,怎样? 易烯迦趁此提条件。 唔,你很缺饭吗?不过,林灵没敢问,默默点点头。 吃完后,林灵去结账,易烯迦在旁边等候。一般男女吃饭都是由男方付账,所以当服务员若有若无的看着易烯迦,林灵觉得有点尴尬,但见他神色自若,便也不再在意。 吃完饭后,易烯迦彬彬有礼送林灵回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由心情大好。所以当程岩叫他去酒吧喝酒,竟也好心情应下。 老大要来。 程岩眉开眼笑在给了姚明昔日好友也是火箭旧将史蒂夫-诺瓦克两份10天短合同之后,好像是炫耀似的,能请得动大佛移步。 老大,真要来啊。 老大千年不来一回,这次,咱哥几个说也得灌醉他,哎,大伙儿知道不,集中火力对准啊。 行,就这么办。 赞成。 没意见。 一群损友,程岩心声,继而乐呵呵道, 哎,来组织一下,怎样灌醉老大啊! 易烯迦进包厢后,一群高干子弟争相跟他打招呼,他随意应声,心情看起来蛮不错。几个胆大的跑上来敬酒,易烯迦一一接下。 程岩笑呵呵的端着酒杯,时不时的微泯几口,看着好友眉间的笑意, 心情不错? 易烯迦碰了碰程岩手酒杯,一口饮尽。 易烯迦不可置否,扬了扬眉。 程岩大概也猜到什么事,替他高兴。朝易烯迦酒杯里又倒了一杯,碰杯后,一饮而尽。 在程岩看来,易烯迦这个人够清高,够优秀,在他们这种圈子里算是从小到大的优秀模范,父母口中 别人家的孩子 ,如一朵高岭之花,备受世人观览。年纪轻轻,被常青藤高校争相录取。在外留学,身处异乡,愣是没个看得上眼的女人,洁身自好,对其他人(对他有意思的)那是不假辞色,永远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他虽温和,却也淡漠。他也问过,易烯迦却回答说,已经有一个了。这话还是他趁易烯迦喝醉时套出的话。 害的双方母亲以为他两出柜,撺掇他母亲动不动地让他相亲,而易烯迦较倔,不能逼,只能柿子挑软的捏了,让他自动放弃。哎~~他也真够悲催的了,他明明是直男好不好! 恭喜啊! 程岩发自内心。 易烯迦看了他一眼,笑得很是执着,那一眼是对林灵的胜在必握。 碰了碰杯, 喝酒。 易烯迦摸着下颌,是不是该准备定制婚纱了呢?还有戒指,钻石的打磨

回到家后,林灵心情很好,有了微许灵感,就去画室准备作品,这时的她,丝毫不知道自己被别人惦记上了。后来的后来,林灵跟着他去旅游,才发觉原来温和的他也有腹黑的本质。当然这是后话。 林灵在家正准备出发时,响了,拿起一看,不认识的号码, 喂,你好。 易烯迦有点气闷,她没存他的号码。即便知道这个事实,易烯迦却没把生闷气情绪表现出来,看着她住的平房,温文尔雅问道早安, 我在你家门口。 林灵 嗯 了一声,打开门,果然看到他斜倚在车上,白衣黑裤,配上他那沉寂清俊的面容,嘴角温柔的笑意,果然是翩翩公子,遗世独立。此时林灵突然有一种为他画幅画的冲动。她挑了挑眉,不得不说,此人激发了她的灵感。 看到她这是一个好的队友做的事情出来,他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她在打量他,有了这个认知,前一刻的小情绪早不知丢到哪个角落了。 林灵宛然一笑, 谢谢你啦! 易烯迦走到她跟前, 走吧。 隔了数秒,神色自若的看向她。 能把你借我用下吗? 林灵从手提包中拿出给他,只见在上弄了几下,便还给了她,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很漂亮。林灵瞄了几下,没想被他发现了。 怎么? 易烯迦将还给她,她却问起另一个问题, 你会弹钢琴吗? 易烯迦停顿了会儿,脸颊有点微红,可惜不明显, 嗯~不~不会。 走到车旁,便再继续这个话题。 到画展门口时,林灵看到了很多画坛上名人,也有爷爷生前的朋友。易烯迦停好车来到林灵身边。他自然地搭着她的肩, 走吧! 因想到以前的事情,林灵也没注意到。而易烯迦带她进门后,才文质彬彬的放下他的手,殊不知,这一幕被他母亲看到。 须臾,易烯迦果然被易家老太太叫去了,他有点无奈, 你先去看看画,我待会儿就来。 林灵点点头,兴致很好, 没事,我等你。 就往前走去,这一区刚看完了,去那边看看。 殊不知, 我等你 这句话在易烯迦心里翻起了多大的浪。他神色温柔的看着她离去的方向。 突然,一位端庄慈祥的妇人站在易烯迦身旁, 她是谁呀? 也看着林灵离去的方向。 易烯迦有点无奈, 妈~,你怎么过来了。 易家老太太瞪了他一眼, 你不过来还不准我过去呀。 易烯迦看着自家老太太,有点苦恼。 行了,老实说,那姑娘是? 看老太太还望着林灵离去的方向。易烯迦突然觉得有点涩然,她的一些老姐妹大多都抱上孙子孙女了,唯独他还单着。 每次他回家老太太都会介绍一些女孩子给他。他呢,一个都没赴约。回家的次数也变少。老太太看他不乐意,也没怎么逼了,这个儿子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不要他两夫妻操心,人也优秀,长得也俊俏,可就是没女朋友。今儿个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说什么也得要个准信。 妈,她叫林灵,儿子呢,正在追她。 易烯迦笑得一脸温柔。 老太太要了个信,也安心了, 什么能带回来看看? 孙子孙女什么时候能抱得上

泸州白癜风较好医院
小孩不爱吃饭个子矮小
小孩免疫力差体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