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者与少女第二十八节不祥网络

2020/09/28

贤者与少女 第二十八节:不祥

硕大的雨点敲打在钢盔和胸甲上发出清晰可闻的响声,仅仅只过了不五分钟的时间,地面上就积起了没过脚面程度的雨水。

大雨倾盆,世界因而模糊不清。

厚重的乌云和密密麻麻的雨滴让众人的视野变得极其糟糕,但前路再无阻拦,壮大到六百多人的队伍只需一步一个脚印地朝着公爵府的所在迈进即可。

能见度下降到了十米不到。

重新组成的队伍打头的是梅德洛和他手下的那些精兵,他们和维嘉率领的主阵之间隔着一定的距离,显然双方都还没有完全地信任彼此,只是暂时达成了利益一致。

对于任何国家、任何兵种而言,雨天都是极其烦人的。

淅沥沥的雨水让武器和盾牌的握把打滑难以发力,贴身的棉甲吸收了它还变得更加沉重,加上下脚湿漉漉的感觉,维嘉率领的那一众锡林的下级士兵当中很多人立刻就开始怨声载道了起来。

“轰咔——”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划过,照亮了远处公爵府的轮廓使它看起来愈发像是传说中吸血鬼的宅邸。

“……”不少人都咽了一口口水,雨水顺着斗篷流到马腹的位置之后加入地面上的积水之中,亨利沉默地思考着。梅德洛和他率领的一百多名精兵选择暂且休战以后给予了他们许多重要的情报,其中之一便是公爵府的残存兵力。

这一点上面此前他和维嘉的判断并没有出错,原本门罗公爵麾下的精兵约莫是一千不到,府邸虽大,其中驻扎的也不过三百余人,剩下的全部都布置于门罗城内的各处,进行日常的维护与警戒行动。

这些分散在外的精兵全都被赫尔曼事先拿下,加上之前派遣出来进行自杀性袭击的一部分,余下的也就梅德洛率领的这一百多人了。

而他们选择暂时性地休战,也就导致了公爵府内现如今已经没有任何战力的事实,还待在那里的门罗公爵一家明摆着只能坐以待毙。虽然随着赫尔曼率领的大军离去周边的封锁已经解除。单仅仅这点时间显然还是不够他们逃离门罗的。

——这令亨利疑惑不已。

门罗公爵家的计划可谓精巧而细致,首先是作为导火索的“魔术师杀人事件”,这整件事情连同之后的一系列举动明显就是为了转移视线使锡林的主力部队调动到这边的障眼法。虽然就像我们前面提到过的,仅仅杀人事件克兰特的王室还并不会如何上心。但倘若这是涉及到一国之内仅次于王室的大贵族,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从时间线上面推断的话一年前魔术师开始杀人以后门罗家应当是又透露出来了一些蛛丝马迹以便确切地引起克兰特王室的注意——以贵族们常见的手段来说,多半他们是在同一时间开始减少与王室之间的往来。

这等级别的贵族若是有人针对自己展开了调查必然也是能够预先知晓的,赫尔曼他们自以为发掘出来的那些情报一步步地引导着他们靠近门罗,最终彻底落入对方的节奏之中。

说是心思缜密计划有条不紊。并不为过。但也正因如此,门罗公爵一家在这样明显已经陷入不利局面的情况下依然老神在在地窝在家里不打算逃跑也不打算搬来救兵甚至还在明知自己手下的士兵们内心存在疑问的情况下把他们全部派了出来……

如果把前面长时间的准备和一步步的诱导比喻为一位在男孩的语文课本上冷静沉着的棋手的话,这段时间对方的种种表现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在梦游。

——有什么蹊跷,亨利这样想着。能够做出前面那一番需要耐心和冷静的谋划,对方不可能就这样轻言放弃。如果以这个为前提的话,那么他们多半是还留有什么后手。

仅仅是除掉了克兰特王家并不代表门罗大公就可以直接成为国王,面对其他不满的家族的事情另谈,首先还被这一整支军队包围着的门罗家就已经陷入了自身难保的状况之中。

他们到底在盘算着什么——对这件事情怀抱有疑问的不仅仅是亨利,赫尔曼之所以留下五百名士兵可不仅仅是为了不让罪魁祸首给跑掉,门罗公爵家必定还藏有什么底牌。而他最不想要的就是对方这张底牌暴露开来以后将一切彻底翻盘。

倾盆大雨依然在下,天空中电闪雷鸣,队伍压到了门罗公爵府的门口,答案揭晓的时候快要到了。

淅沥沥的雨水溅射开来形成了蒙蒙的水雾,公爵府的大门独自敞开,处于亨利左后方的中级法师雷泽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但比他更快的是贤者那看穿一切的双眼。

“走啊!”“停下!”下级士兵低劣的素质在这种时候再次显现,亨利大声地喊停但乱糟糟的前列已经有一名士兵提着长矛直接就想要走进去。

“啪嚓——咻——”随手伸出去的长矛矛尖连带着半截木杆被折断然后打着旋儿飞了出去。

“咚——”后方阵列的士兵们慌张地抬起了盾牌,所幸并没有什么冲击力的矛头只是普通地掉落了下来,没有造成任何真正的杀伤。

“……是排斥法术。它会把一切碰触到的东西以相同的力量和速度反射回去。”终于反应过来的雷泽曼望了一眼贤者,而定睛一看的众人这才发现在公爵府大门以及附近围墙的这一整片区域半空中落下的雨滴都莫名其妙地直接就溅射让我在正式接触社会前收获颇丰成了细小的水花。

水花隐藏在雨水之中极其难以分辨,若是刚刚那名士兵不是随手提着长矛走进去而是冲进去的话——或者更甚,如果他们调动来了攻城兵器对着公爵府进行打击的话……稍微想象了一下许多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应该是画在墙壁上的……不可能是蚀刻。这个会直接起效的所以。”莱泽曼喃喃自语着驱马向前,旁边的维嘉一声大喊:“都给我分开!所有人后退,后退!”

他一声令下,士兵们都朝着后面拉开了距离,亨利他们驱马跟上雷泽曼朝前走去,而另一侧的梅德洛和几名穿着板甲的骑士也过来加入了他们。

“没有错。是排斥法阵,只能以法阵的形式存在的一种特殊的干涉法术。我记得拉曼人是将它称之为‘结界’的。用诸位能够理解的方法来解释的话,这个东西会让里头的人出不来,外头的人进不去。”

“它的缺陷是消耗极大,然后因为体积过大也无法轻易移动。并且最重要的,里头的人假如没有充足补给的话在法阵能量消耗完毕之前也无法出来,会反而被这个本应保护了他们的法阵给困住从而悲惨地渴死跟饿死,说到底这个法阵最初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缺陷所以才没有被拿出来使用,眼下用在这种关头加上公爵府内的大量食物和饮水的库存显然也是——”“雷泽曼阁下!”维嘉用很大的声音打断了对方:“有什么方法可以打破这个吗。”

身后的人们。包括梅德洛他们一众精兵在内都退后了几步看着灰蓝色的半空中雨水全部被弹开的景象。骑士总管和其他人的表情都有些复杂,若是说之前维嘉的一番话只是让他们心底里头变得摇摆不定了的话,此刻这些人就真的是想要朝着自己的领主挥剑相向了。

这个所谓的排斥法阵是不分敌我的,也就是说除了里头的佣人和公爵一家以外他们这些被派出来拦截的手下也是会被阻挡在外——联系到一路以来维嘉等人透露的关于黑色圆环的真相,显然门罗大公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他们这些手下士兵活着回来。

“你们想要为了这样的主子去送死吗。”数十分钟前维嘉的话语深深地在他们的心中回响着,一众骑士都握紧了手。

“法阵破除的方法无非两种,一个是施以超越承受范围的巨大冲击力使其崩溃;另一个则是等待本身的能源供给消耗完毕。”雷泽曼左右瞥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以公爵府的这个占地面积来说,法阵的承受范围至少要复数的攻城器械层次的共同攻击才能够击破,而如果是等待它消耗完毕的话……考虑到门罗公爵家开始囤积天青石的时间可能远在我们知晓之前的事实。这显然也是不被可取的。”

“不过排斥法阵其实还有另一个对付的方法,因为魔力供给的缘故这面负责弹开一切的‘墙壁’可能会有从一两米到十几米高这样的区别存在,但不论怎样,它们都只是一面竖起来的‘墙壁’,换句话说,假如可以飞行的话,我们直接就可以越过它从上空落下去。”脸上法令纹很深的中阶法师接着说道:“毕竟说到底排斥法阵原本就是通过紧密的魔力结构达到把一切都给隔绝开来的,若真的能够做到全方位包围的话,连空气都进不来里头的会会直接窒息而死的。”

他这样说着,而另一旁的米拉忽然注意到亨利转身下了马。雷泽曼对着维嘉叹了口气:“我们眼下没有太多方法可以去处理,也就只能围着这座城堡被动地等待着赫尔曼伯爵另一侧取得胜——”

中级法师话音未落,面前的几人却全部把头转向了一边。

倾盆大雨顺着斗篷淅沥沥地流下,下了马的贤者伸手要过了因为队形混乱而挤到了这边的几名前列士兵手中的铅盾。然后直接就丢在了门罗公爵府大门的地上。

“啪!滋呜呜。”一阵有如电流一般的声音响起,空气中整片的雨水先是溅射了开来,紧接着就再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地落在了这一片区域。

“呃……啊……嗯……这、这、这样确实也行得通。”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让雷泽曼瞬间变成了一个结巴,而瞬间明白了贤者意图的众人也接二连三地将铅盾给叠到了地上,拥有抗魔属性的这种神奇金属直接就让大门所在这一段法阵彻底失效,一行人鱼涌而入。首当其中的是一众的领导人物,紧接着门罗府上的精兵从两侧迅速地冲了过来,立刻结成了盾墙放平长矛开始警戒。

“……这是什么味道。”

即便是大雨倾盆,空气之中也仍旧有些什么东西挥之不去。

米拉嗅了一下自己小巧的鼻尖,这股如同臭鸡蛋一样的奇怪味道让她感觉有些不适。

“呼……原来是这样吗。”雷泽曼再次皱起了眉头,而亨利则是长出了一口气。

“老师?”他看起来像是知道这是什么,因此米拉开口询问。旁边的几人也转头看向了贤者。“有动静!”右侧警戒的精兵一声大喊,众人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大雨淅淅沥沥地落下笼罩着他们,而亨利轻声开口。念出了一段不论用词还是叙述方式听起来都相当古朴的话语。

“自混乱而生,以恐惧为食。常伴于阴谋与死亡,所到之处只余留焦灼与腐臭……”

“后手,底牌,自以为是的愚蠢人类。又一次碰触了不该碰的东西。”

“真是啊……你们这些年轻人什么时候才能懂得,别人说不要碰的东西,就不该去碰啊!锵——”亨利拔出了大剑,紧接着一步向前冲了出去。

“嘶呜呜——”独特的咆哮声随着因为接近而变得清晰的身影传达了过来。

“恶魔!”包括梅德洛在内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改变了,那是一头身长两米左右浑身光秃秃的猎犬,双眼散发着即便透过模糊的雨幕也能够看见的红光。

“嘶呜——”猎犬长大了嘴巴开始咆哮,斗篷甩动亨利单手掌握克莱默尔朝着它狂奔而去,受到如此挑衅猎犬直接无视了前方紧张兮兮的一众精兵伏身蓄力爪子重重地刨近地面也朝着贤者冲来。

“破坏掉法阵,让外面的弓手上墙支援!”事已至此梅德洛自然也不再迟疑,站在他身旁的几名精兵迅速地转过身朝着放在地上的天青石跑去。一路以来的耳闻目染他们也已经知晓这个东西就是储存魔力的关键器具。

“咚咚咚——”“又来了一头!”最初出现的那头猎犬被亨利引到了旁边,但紧接着又有一头一模一样的从角落里头冲了出来。“不要慌张!举起盾墙。”门罗精兵的队长高声喊着,朝着他们冲来的恶魔犬脚爪深深地刨在了地上掀起一大片泥土紧接着一跃而起。

“抬盾!下蹲!”他大声地指挥,前列的精兵们果断地蹲了下来,紧接着领队又再度高声喊道:“突刺!”

“彭锵!唰啦!”正好是在这一个瞬间天青石被精兵们用盾牌或者配重球砸了个粉碎,瞬间失效的排斥法阵爆发开来的魔力让空气中的雨水全部炸裂了开来,而就在这样绝美的景色之中闪亮的十来支长矛齐刷刷地刺了出去。

“嚓——咚!”通体黑色毛皮油光十足的恶魔犬坚韧的表皮滑开了好几支长矛,只有两支直接刺中的成功击穿了它,沉闷的声响发出硫磺味的鲜血四溅:“嘶呜!”双眼通红的下级恶魔一声咆哮然后再次用力,矛杆被巨大的力道顶的几乎脱手而出。精兵们咬牙握紧,而小队长再次高喊:“第二排,上!”又是十来支长矛齐刷刷地从下蹲的同伴头顶上刺出。

“突——咚!”呈圆锥形站立的士兵们手中的长矛准确地命中了它,猎犬成功地被压回了地上。小队长抓住了这个机会迅速地发出了指令。

“半圆阵!”成功捅中猎犬的士兵努力地将它压在地上,而其余人则迅速地解开了原本呈一字型的盾墙组成了一个反包围的阵型。

“嘶呜——!”不似现世的犬类,咆哮起来反而更像是毒蛇的这头恶魔猎犬被团团包围了起来,齐刷刷的十来支长矛从各个角度捅穿了它坚韧的表皮,但皮下硬实的肌肉却卡住了矛尖使之无法再进分毫。

“可恶!这东西生命力太强了!”二十名精兵仍旧无法解决它,身后的梅德洛注意到了这一点又指派了一队精兵冲了上来。这一次到来的这第三队的精兵没有直接上去捅而是把手握在了战友的长矛上协助他们。

“刺!”“死吧!”“嘶呜!”

“噗嗤——!”晃动着终于击穿了肌肉的长矛成功地刺了进去,散发着硫磺味的鲜血开始涌出然后在和雨水接触的时候冒起了阵阵白烟,身上总共插着十来支长矛的恶魔犬看起来已经命不久矣,但就在这三十多名精兵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感受到力道减弱的它一声咆哮又抬起了头。

“嘶呜——”“咔擦!”

两人握持的好几枚长矛就这样脱手而出,一跃而起的恶魔猎犬锋利的爪子直接刨穿了一名精兵的盾牌深深地扎进他持盾的左手。

“呜啊啊!”这人一声痛叫咬紧了牙关,而身上带着无数伤口的恶魔犬用力地蹬了一下盾牌的表面以它为平台再次起跳——

巨大的冲击力让精兵直接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泥水之中,半空之中伤痕累累但仍旧凶相毕露的恶魔猎犬张开了血盆大口就朝着下方的一名精兵扑去,但有某样东西——比它更快。

“别起身——”

平静沉稳的男性嗓音,伴随着尖锐的呼啸声一并向其。

“咻——咔——彭嗤!——”

一记斜撩。自张开的嘴巴劈入,切断了肌腱斩断了下颚骨最后又把颈椎一刀两断。

“噗通!”只剩下长满扭曲尖牙的下巴的恶魔猎犬狠狠地摔倒在了泥土之中。硫磺味的鲜血混杂在雨水之中漫天飞溅,亨利再次甩干了剑上的鲜血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

“啊啊啊啊——”“斯呜!”刚刚爬上解除了排斥法阵的院墙上的一名弓箭手听到身后的悲鸣回过了头紧接着就被突如其来的某物给拖了下去。

“那边也有!”维嘉瞪大了双眼,而惊魂未定的一众士兵都感觉头皮发麻。

“啊啊啊啊啊!”院墙之外尖叫声像炸开了锅,三十多名精兵都只能勉力对付的这种生命力极强的怪物岂是外头那些下级士兵能够对付的了。

“怎么这么多!”梅德洛大声地咆哮着说道。而一旁因为一切发生速度太快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的雷泽曼终于像是惊醒过来一般给出了他的专业意见:“门!一定是有作为门的魔法阵存在把这些东西给召唤过来,我们必须破坏它!”他这样高声喊着,外围一片混乱,处处都需要人手。

“我们来指挥!”梅德洛下属的一名骑士以及弗朗科一并回过头看向了一行人,治安官和骑士总管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紧接着与亨利还有米拉一起带着二十多名精兵还有包括学徒在内一共三名魔法师一起冲进了府邸。

“打起精神全体警戒!”混乱的声响和雨声在进门的一瞬间被整齐而有序的脚步声所代替,尽管才离开宅邸不过数个小时的时间,再度回归梅德洛却感觉这里完全不是自己熟知的公爵府内部。

墙壁和走道上四处充斥着血迹,不少地方还有明显是恶魔犬所留下的抓痕,想来府内留下的佣人和女仆怕是已经成为了这些饥肠辘辘的下级恶魔的饵食。

“跟着血迹走,搜索幸存者!”从正门进来以后众人略过了主厅直接先行朝着左侧供仆人和精兵们居住的走廊跑去,抓痕和鲜血断断续续地充满了各处,不少房间的门都被暴力地破坏掉了,里头凌乱的家具上也充斥着鲜血的痕迹。

“咚咚咚咚咚——”“停下!”走出了一段距离以后梅德洛忽然高声喊道,紧张兮兮的一众精兵因为骑士总管的话语而收起了阵型。他们自然而然地抬起盾牌重心放低同时平举着长矛。

公爵府的内部没有点起油灯或者是蜡烛,因为暴雨的缘故只有些许光芒前方的走道看起来无比地阴暗。

“锵——”米拉缓缓地抽出了一手半剑,所有人都紧了紧自己手中的武器。

“咚……咚……”

不算沉重的脚步声一下下响起,前排的精兵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维嘉小心地挥手示意后方的精兵拉开一些距离,以免因为阵型过于紧密而无法逃跑。

“啊啊……”

少年人的叹息声响了起来,他又向前大大地迈出了几步,终于是把自己那张白皙的脸庞暴露在了灰蓝色的光线之中。

“小奥斯卡……阁下。”虽然心中怒火重重,但瞧见自己的主子梅德洛还是忍不住迟疑了一下,其他的几名精兵也是如此。但他们紧接着注意到了对方下垂的双手和袖口上沾满的鲜血,还有那双,完全变成了赤红色的眼眸。

“魔化……”米拉听到旁边的亨利小声地这样说道,贤者的声音紧接着被梅德洛大声的质问所掩盖:“这都是您干的吗!公爵阁下在哪?夫人呢。请他们出来给我一个答案!”

骑士总管这样喊叫着。“危险!”紧接着在昏暗的走道之中一团火焰被射了出来。

“彭啪!”直直朝着小奥斯卡·门罗射去的火球炸裂到四处点燃了木制的灯台,梅德洛脸上惊怒交加地转头看向了造成这一切的中级法师莱泽曼,但却看到对方满脸冷汗淋漓地深吸了一口气。

“……”火光摇曳,为通道内增加了不少的能见度,梅德洛顺着旁边众人的眼神望去,成功地看到了毫发无损的小奥斯卡。以及身后堆砌着的十来具死尸。

仅仅尸体本身并不能给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兵们带来多大的冲击,但不论是哪一具尸体都像是被榨干了体内的液体一样变成了枯尸的模样即便对他们而言也是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

“您……不,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梅德洛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周遭的精兵们也进一步地紧了紧自己手中的武器。

“……”明晃晃的金属武器就这样指着,但小奥斯卡·门罗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无知、无趣。”

“愚蠢的人类。”

“该死,所有人散开!”莱泽曼高声地大喊道,而在下一个瞬间——木头、钢铁、骨骼、血液、皮肉、毛发、甚至于脚下的大理石——

一切在一瞬间炸裂了开来,火焰被强烈的气流吹熄而处于最前方的几名门罗精兵就这样直接地没了生息。

“跑!”

歇斯底里的喊声如是响起,愣在原地的米拉直接被亨利一把抱了起来紧接着他们全部朝着身后的主厅跑去。(未完待续。)

PS:R:改了好多次终于满意了,结果变成了超长章节orz,还好剧情的张力并没有因此丢掉,极乐极乐——才怪哦!写的两章这一章是还能抢救的就没事,另一章5K的改完这边我直接整章删除了,因为是按照改前的发展下去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叙事也变成了小学生的水平只会堆招式名,我怎么就管不住我的这手啊(哭

软肝保肝应该用哪种药
哪种软肝片软肝效果好
滁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