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联盟第三百五十章我是来抢劫的网络

2020/09/28

魔导联盟 第三百五十章 我是来抢劫的

抓住凯蒂的那个人是乌鸦!

虽然他用黑色长风衣的兜帽遮住了那一头标志性的红茶色乱发,可是兜帽的阴影里,那双狡黠的碧绿色眼睛却叫人记忆犹

和以前相比,乌鸦的脸色显得有点苍白,仿佛是刚生过一场大病,还没有完康复可是,刚生过一场大病的人会这样拿着匕首劫持魔导联盟事务所的办事员么?

听见艾夏的警告,乌鸦没有把匕首放下,他看上去好像还很郁闷

“怎么会是你们啊?”他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我还想问怎么会是你呢!”艾夏气得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先放了凯蒂,不然我就开枪了!”

乌鸦是一个非法魔导士,也是一个盗取魔导秘器的小偷,按理说这种人应该是典型的犯罪分子,然而,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却让伊凡和艾夏没法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犯罪分子对待

去年秋天,他们就是在这安格鲁地区认识了乌鸦

就在亚德里安城,乌鸦用他身为小偷的敏捷身手“借”走了伊凡的徽章,那个徽章象征了伊凡当时的身份魔导联盟的一般魔导士,秀琳的助手在寻找“魔晶狂人”贝斯特勒的路上,乌鸦出人意料地替他们收拾了几只魔物,9月30日上期所黄金期货合约交易数据还答应了艾夏自作主张的请求,把他们带到了贝斯特勒所在的霍恩庄园,顺便将他们当做人质,避跟秀琳发生冲突

乌鸦的真名叫做雷伊文森特伊莱克里克斯这是卡洛去年告诉伊凡的,也就是说,乌鸦就是奥拉王国文森特王的独生子,奥拉王国唯一的王位继承人

今年二月,亲手杀死安琪儿公主的人就是他,被安琪儿称作“雷伊哥哥”的人伊凡还记得当时他放开了抱住安琪儿的双手,黯淡的双仰视着伊凡,那双眼睛里,仿佛已经没有了希望的神采他没有从伊凡手里接过递给他的药,而是拿出一块蕴含着空间魔法的石头独自离开了

那个时候的乌鸦虚弱得要死掉了,虽然伊凡知道自己跟乌鸦的立场是对立的,却也忍不住为他感到心酸乌鸦以前救过伊凡,所以伊凡也不想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可是乌鸦却拒绝了他的帮助在那之后乌鸦到底怎么样了伊凡始终没有得到他的消息

然而,今天乌鸦却如此突兀地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场面!

伊凡紧紧握着手中锋利的幻光之剑不敢退后,也不敢冒然上前,他不知道乌鸦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脑子里一片混乱,仿佛有一群乌鸦在呱呱乱叫

“想开枪就试试”乌鸦好似可奈何那般轻笑着,把手里的匕首抛起又接住,他低头瞥了凯蒂一眼,“这个办事员怎么跟木头似的,吓傻了吗?”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伊凡讪讪地盯着乌鸦手里的匕首,精致的黑色匕首上,闪过风属性魔导结晶的黄色亮光,那就是乌鸦的魔导秘器凯蒂看来真的吓傻了,半饷都没有一点反应就在这时,凯蒂突然开口说话了

“你们认识?”她很惊诧

“不,不认识”乌鸦抢先回答,“随便聊几句而已我是来抢劫的,点把你们事务所里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胡说什么啊”伊凡的脑子里越来越乱了乌鸦注视着一脸呆然的凯蒂,嘴角轻轻一勾,眼睛里蓦地亮起一抹绝冷的杀意

黑色的匕首朝侧面一挥,寒光乍现

“啊!”凯蒂惊叫着捂住脸嗖地一声,匕首直直地钉在伊凡旁边的门框上,只要再靠近一点就会将伊凡的脸划破又一把匕首瞬间出现在乌鸦手里,乌鸦回过头,视线冷冷地扫向艾夏

“住手!”伊凡几乎是下意识地拦在了艾夏身前,他举起幻光之剑,乌鸦的匕首锵地一声击打在他的剑上开,匕首凌空飞起乌鸦左手拽着凯蒂的胳膊,右手手指之间闪着寒光的匕首从手中依次飞出,舞出疾风的轨迹,一共五把匕首同时朝着伊凡和艾夏亮出情的锋芒

事到如今也来不及分辨乌鸦这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了,伊凡转身猛推了艾夏一把,把艾夏推到外面的大厅里,他低下头,险险避开从头顶掠过的匕首紧接着他飞地回过身,手里的银色光芒聚集成坚固的护盾,将掉头飞回的匕首挡下,匕首撞击在光盾上感觉就像猛力的箭矢一样,毫不留情

“哇啊!救命啊!”凯蒂一边捂着脸一边嚎叫,她什么都看不清,仅仅是听见了呼啸的风声,看见如闪电般急速掠过的光影乌鸦收回飞出去的匕首,用脚背碰了凯蒂一下,“别叫了,再叫我就杀了你哦!”

乌鸦的语气如此平静,带着些许戏谑的味道,仿佛一个亡命之徒在谈论杀人放火之类的往事,用的是司空见惯的口吻凯蒂吓得立马就不敢叫了,她放下了捂着脸的左手,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

伊凡因为乌鸦出乎意料的进攻往后退了好几步,艾夏仍然举着枪,可还是犹豫不决,两个人警惕地盯着乌鸦,就像在盯着一只发了疯的怪物

乌鸦好像不是在闹着玩,再怎么闹着玩也不至于打破玻璃闯进魔导联盟事务所里抢劫吧!难道说,亚德里安城的事务所里有乌鸦想要的东西?

他不是小偷么?怎么当起强盗了?

“要怎被罚款14.7万余元。6.销售侵犯“好吃点”食品商标案么做你才肯放了办事员?”伊凡谨慎地问

“呵,我都说了我是来抢劫的,你们联盟的执行者都像你那么傻吗?”乌鸦讥讽地一笑,匕首在指尖旋转一圈,尖端对准凯蒂的脑袋,“再不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我就真的要杀人了哦!”

“不要,我,我交!”凯蒂已经受不了了,她哆哆嗦嗦地蠕动着嘴唇,眼睛里冒出了晶莹的泪花

“强盗先生,你,你先松手好不好?我,我这就去把值钱的东西都拿过来给你……”未完待续……

渭南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广东哪里有卖复方鳖甲软肝片
先声药业